鹤山大魔王

无名小卒。

【青帝】关于帝人前辈和我的26个字母合集(下)

排雷:极度OOC,深夜写来满足自己脑洞的字母合集,如果不喜欢希望不要较真(鞠躬!)
文笔渣无逻辑,看的时候如果产生不适感请务必点叉。
呜呜呜,关爱青帝从我做起。
居然真的写完了,有些梗有重复,以及有些字母我表达的不是很清楚,如果看不懂…😖悄咪咪问问可不可以提出来,我下次改进!


J↣Z

Jealousy.嫉妒
为什么帝人前辈要一直一直地注视着他身边的人呢?
园原学姐也是,黄巾贼的将军也是。
为什么就不能将多一点点的目光投以自己呢?是因为少相处了一年,还是因为一开始就注定得不到帝人前辈的真心呢?
为什么“非日常”可以,“DOLLARS”可以,我就不可以呢?
为什么对那个男人就是称呼名字的“临也先生”,对我就是略显疏远的“黑沼学弟”呢?
不甘。
不甘不甘不甘。
嫉妒。
嫉妒嫉妒嫉妒嫉妒——

Kickoff.解雇
“嗯,那么就算是我被撤职了。”
自顾自地说出解散宣言的龙之峰帝人双手合十,脸上还未完全消褪的淤青为他添上一份与平日怯弱不同的气质。
虽然仍旧是以微笑的面目示人,但是黑沼青叶却敏锐地看出了这微妙的不同之处。
“哎呀,帝人前辈这样拍拍屁股走人真的好吗?”
为了平静的“日常”抛弃了我——帝人前辈,这样真的好吗?

Legend.传说
正一如你所见,池袋这个城市的都市传说十分的热门。
以至于在龙之峰帝人升上三年级的时候,还有人孜孜不倦地从许多细枝末节中探寻出真相,然后便找到他的头上来。
对方的开场白也相当的有意思。
“我是黑沼学长介绍过来的……那个,他说龙之峰学长知道很多关于无头骑士的事情,还有就是……”
少年欲言又止,龙之峰帝人却是扶了扶鼻子上挂着的眼镜,笑意仍旧平静:“怎么了?”
“那个,黑沼学长托我带给您一句话,他说‘如果帝人前辈今晚有空的话,可以和我一起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吗?’那个,就是这样!”

Malefactor.罪人
龙之峰帝人从他开枪之前就已经做好成为一个罪犯的觉悟了。
而他的同谋者……不,他没有同谋者。
一切都是他的错误的话,就由他来终结一切吧。
与其他人无关。
因为即使自己是被引诱进这条不归路的,做出决定的终究是自己啊。

Obsolescence.废弃
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是确确实实有收藏过他最喜欢的前辈所废弃的贴身用品。
“我不是痴汉!”
当他被前辈抓了个现行之后,居然还能理直气壮地反驳。
“我只是好奇前辈的日常生活而已。”
对此,龙之峰帝人只有无奈叹气:“真是败给你了……”

Paction.契约
谁都想不到龙之峰帝人的行动会如此出人意外。
在谈判桌前充当背景板的蓝色平方的成员没有想到,被圆珠笔捅了虎口的当事人学弟也没有想到。
“前辈真的是……”手上的伤口刺痛,深蓝发色的少年看着桌上沾满了他鲜血的手印的纸,不由得露出一个扭曲的微笑。
他看向罪魁祸首,眼神缱绻。
“这是我们之前的,契·约哦。”
而娃娃脸的学长对此的反应,仅仅是“我可能遇上变态了!”的内心刷屏而已。

Quail.畏惧
其实龙之峰帝人真的很害怕打架。
受伤也好,疼痛也好,都不在他接受的范围内。
但是为了他的“Dollars”,和蓝色平方的互利互惠,带头融入那个灰色地带是相当必须的。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由于他本性的懦弱而畏惧着——直到黑沼青叶笑嘻嘻地抡起棒球棍挡在他面前。
“帝人前辈的拳头果然是软绵绵的。”学弟回头对着他说,脸上笑容仍旧是过分的灿烂,“不过那也没办法不是吗?前辈也是可以适当地使用道具的啦,不违规不违规。”

那个时候,他的内心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龙之峰帝人寻求着这个答案。

Rapprochement.和好
“帝人前辈——”
“前辈——”
烦人的学弟在他的耳旁嗡嗡嗡地叫着,但是他却吝惜于给予一个眼神的搭理。
“前辈——我们和好吧,我真的错了!”
“免谈。”
“前辈——我不应该把你高中三年来第一封情书扔掉,我错啦,但是我也是因为嫉妒呀。”
“嫉妒我收到情书?”
“怎么可能!我是嫉妒那个占据了帝人前辈第一次收到情书这个位置的人。”
“哦。”
龙之峰帝人相当冷漠地回应,却没有料到一直兴致冲冲的学弟竟然会停下脚步,脸红彤彤地看着他。
不明所以的龙之峰帝人亦停下来回视,然后就见黑沼青叶一把扑过来,将他压在地上,动作迅疾得猝不及防。
“前辈居然开黄腔!我害羞了!”

(后续:
龙之峰帝人:什么黄腔?黑沼你脑子没问题吗?
黑沼青叶:我之前看了一个故事,是海对面的种花家关于‘哦’的用法哦!
龙之峰帝人:所以,关系呢?
黑沼青叶:前辈居然不知道吗?哦就是口我的意思啊!
龙之峰帝人:……
种花家:不我不是我没有这个用法我拒绝!)

Saturnalia.纵情狂欢
“我最喜欢前辈了,前辈喜欢我吗?”
“嘶……”
“帝人前辈喜欢我吗?”
“啊……”
“为什么帝人前辈做爱的时候不喜欢发出声音呢?”
“嗯……”
“那,也没关系,只要帝人前辈和我在一起就好了,对吧?”
“……”

Theft.盗窃
根据折原双胞胎姐妹提供的《恋爱对对碰之交往中的小行动》,黑沼青叶愉快地决定采纳了“每日一情话”的建议。
于是他无视了还死缠着前辈的金发将军,一脸真诚而痛苦地对着尴尬看着他的心上人说道:“你这个过分的小偷。”
“喂,什么意思?”结果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居然不是前辈而是这个他讨厌的纪田正臣。
黑沼青叶连个眼角余光都没给他,只顾着盯紧前辈的神色变化,终于在确认对方已经反应过来的下一刻接着道:“你盗窃了我的心。”

(后续:
纪田正臣:……哦,我的眼睛,瞎了。)

Unbosom.吐露心迹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这个人的呢?
黑沼青叶陷入沉思。
他之所以会思考这个问题,还是因为折原舞流和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突然问了他的恋爱史。
仔细一想,其实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和帝人前辈在一起的,大概是他一直主动地在前辈面前刷存在感,然后表白,前辈也没有拒绝,所以两个人就算是一对了?

“在想什么?”
“在想我怎么和帝人前辈在一起的!”
“不就是互相喜欢吗……”
黑沼青叶突然发现面对这个问题,帝人前辈居然还有点害羞!
“是啊,因为我最喜欢帝人前辈了!”
“嗯…”

Vanity.虚荣心
如果下次,这个学弟再揭他短的话,他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学弟的。
龙之峰帝人如是想。
这个想法产生的不久之前,黑沼青叶刚在园原杏里面前状似无意地突然开口:“帝人前辈的话,对于自己拥有曾经的‘Dollars’还是会感到得意的吧。”
“或者说——虚荣。”
“那么,你这句话和我们刚刚讨论的问题有什么关联吗?黑沼学弟。”
他只能回以一个暗含杀气的笑容。

(后续:
黑沼青叶:我只是想做一个主权的宣誓,在杏里学姐面前展示一下我对帝人前辈的了解而已——)

Whoop.喘息声
“帝人前辈帝人前辈!”
当学弟一副发现宝贝的神情给他递过来一个录音带的时候,他就觉得事情可能不大妙。
“帝人前辈听听吧,我收集了好久才拿到手的!”
狐疑地打开录音机,将带子放入其中,他为了谨慎起见,还特地带上了耳机。
当声音响起的那一刻,他就无比地感激自己的有心之举了——耳机传来的是一个熟悉的喘息声。
……
但是他敢肯定这里面绝对不是自己在做什么和谐运动,因此他看向学弟,暗示对方解释清楚。
“前辈前辈,我厉害吧,录了好久才弄完整的前辈跑步完的喘息——痛痛痛!”
然后,得意洋洋的学弟就收到了来自愤怒学长的暴打*1。

Xerophyten.旱生植物
今天这节课刚好讲到“旱生植物”。
在极度缺水以及强烈光照之下的地区,依旧能够适应恶劣环境而顽强地生存下来的不可思议的植物种类。
真是令人钦佩啊……
龙之峰帝人想道。
完全不像他这样的易折又弱小,是另类强大的生物。
他的笔尖在白纸上落下一个名字——
就像黑沼学弟一样呢。

Yearnvi.想念
“我好想你。”——若叶马克
“舞流酱说一个人吃火锅简直就是孤独的代表,我不想一个人吃,你什么时候回来?”——纯水100%
“我已经看待DOLLARS最后的结局了,它现在正在我的游戏里充当一个大角色,如果不想它毁于一旦的话,你要不要来阻止我?”——若叶马克
“你在哪里?我刚刚看到一棵圣诞树了耶,比我们平时见到的那种大了一倍不止,真的很好看。”——纯水100%
“我会完成你已经放弃的‘遗愿’,不用太感谢我。”——若叶马克
“你能看到今晚的月亮吗?是不是也特别圆特别明亮?”
——纯水100%
……

“……距离我上次和你聊天只过了三个小时。”——田中太郎
“……不要玩脱了。”——Administrator.

Zealotn.狂热份子
黑沼青叶其实在遇到他的前辈之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爱好——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败在一个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野心,能力在他看来却不怎么足的人的手中。
怎么说呢。
“我是前辈的狂热信徒也不为过哦。”
露出一个黏腻的微笑,黑沼青叶说道。

评论
热度(37)

© 鹤山大魔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