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山大魔王

无名小卒。

【青帝】关于帝人前辈和我的26个字母合集(上)

排雷:欧欧西,有私设,文风奇怪,后续大概有隐晦的车,不接受差评。
真的超级超级辣眼睛,看的话请慎重。
关爱北极冷cp,从我做起!

A~I.

↣↣↣
Antipathy. 厌恶
他对黑沼青叶滋生的恶意实属平生罕见。
再一次被后辈磕倒在图书馆的书架边上,龙之峰帝人面无表情地想:黑沼青叶怎么还不去死。

Bless.赐福
龙之峰帝人也说不清楚他到底信不信神,但是他信仰非日常——他自认为是一名忠实的信徒。
所以那一天,那个有着和他一样娃娃脸的蓝黑色头发的后辈,究竟是不是非日常听闻到他的祈求而赐下的神迹呢?
他不清楚,也不想清楚。
就当做是非日常的赐福好了,这让他能够更进一步的接触到令人着迷的异相。

Childlik. 孩子气的
“帝人前辈——”
黑沼青叶趴在龙之峰帝人的耳畔边,小声地嘟囔着。
“帝人前辈,我好无聊哦——陪我玩吗?”
对此,龙之峰帝人连正眼都没有看他,依旧是专心致志地侧卧在床上注视着手上的手机。
“哎,帝人前辈又不理我……我要前辈的亲亲才能抚慰受伤的心灵啊。”
黑沼青叶不甘寂寞地凑上去轻咬他的前辈的耳垂。

Delete.删除
“滴——”
躺在地板上的手机发出一声声响,黑沼青叶也随着醒了过来。
他睁开双眼,注视着沉沉睡去的前辈,露出一个与他内心不符的乖巧笑容小心翼翼地下了床。
他拿起手机,流畅地解开密码锁,动作娴熟,仿佛之前已经做了无数遍。
黑沼青叶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正臣”发过来的短信,连看也不看就按下删除键。
——无需有其他不相干的人来打扰我们,你说对吧,帝人前辈。

Ebrietas.沉醉
龙之峰帝人在此之前怎么想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沉迷于与一个男人的身体交合。
沉沦于欲望的海潮,他的意识模糊不清,却也勉强能辨认出身上动作不断的人是他的后辈,一颗令他忌惮的棋子——黑沼青叶。

Faintheart.懦夫
龙之峰帝人向来不会否认自己是一个软弱的人。
在意识到自己喜欢上那个为所欲为的后辈之后躲着他也是,被后辈亲自找上门来告白也是。
“真是的,帝人前辈为什么就是不愿意接受我呢?”
他的后辈以抱怨的语气向他说道。
“啊……因为我不敢。”他回答道,“我是一个缺乏勇气的人呐。”
切——
黑沼青叶一点儿也不相信龙之峰帝人的话语,这份懦弱的错觉早在他被圆珠笔捅穿了虎口之时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不过既然前辈有这个爱好的话——
“这么说来,帝人前辈就无力反抗恶霸的欺凌了?那么,帝人前辈,接受我的霸王硬上弓吧!”

Gambling.赌博
和前辈在一起啊——简直像是一场赢路渺渺的赌博。
不过这样也无所谓啦,前辈这么有趣,输了我也心甘情愿的。
亲吻沉默地躺在他怀里的帝人前辈,黑沼青叶产生了如上的心理活动。

Hedonism.享乐
“青叶。”
“嗯,前辈怎么了嘛?”
“你说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到底对不对?”
“这个嘛,我觉得还挺有道理的。”
“是吗?”带着笑意,龙之峰帝人突兀地壁咚了他的学弟,嘴巴凑在他的耳旁,故意用热气呼在他的耳朵上,“你和我一起享乐,可以吗?”
“帝人前辈这么急不可耐吗?”

Imprison.监禁
已经是被关在这间不见光的黑屋子里的第三天了。
龙之峰帝人也不知道自己的时间数得对不对,他已经快要疯掉了。
他不喝不吃,四肢皆被锁链绑住,失了眠又正逢感冒,整个人都浑浑噩噩不知自己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在他渐渐要合上眼睛的那一刻,终于房门开了。
透露出的一丝亮光使得他的睫毛微微一颤,龙之峰帝人迫不及待地想要追逐那一丝光——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正靠在门边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那个人说:“帝人前辈,看到我有没有很惊喜呢?”

评论(5)
热度(38)

© 鹤山大魔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