鹤山大魔王

无名小卒。

【柱斑】天启

全文总结:
“斑他,可是我的天启啊。”
醉酒之后,那个平素谦逊温和的忍界之神敛去眼底微不可察的苦和思念,像是在回忆什么甜蜜的过往一般,带着笑意开口。

打在前面的话:
真的超级欧欧西!!睡不着摸的鱼!!
文笔超烂还没有逻辑!对不起放出来辣你们眼睛了!
路人甲第一人称!然后虽说是柱斑其实全文没有出现斑。


距离村子内乱已经过了快半个月了。
我在心里默默地数着日子,同时手脚麻利地扛着一大袋子瓶瓶罐罐出了门。

我是一个新生村子的高级医生,说是医生其实也不怎么正确,更为恰当的说法应该是医疗忍者。
如前文所言,我是一个医疗忍者,一个在新生“政权”中算是珍贵的高级人才,而如今的我正要去这个村子地建立者家中看护他。
说到这件事,不知情的同事很羡慕我们这种有机会接触最高层领导的人,但是只有我们这一队负责照顾初代火影大人的医忍才清楚,现在的情况确实不容乐观。

按照常理来说,初代火影大人的伤势完全称不上惨重,再者又有千手家快速的恢复能力以及他自身所拥有的生机勃勃的木遁查克拉,是不可能导致目前愈发虚弱甚至于病入膏肓的情形,但是事实却是,初代目大人一天天失去了生气。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叹了口气。
私底下我们挽救初代目小队也有过讨论,其中更是有一个同事直言“谁也挽救不回一个失去生存信念的人。”
对此我深表赞成,但是无奈的是该干的活还是得干。

胡思乱想间,我终于来到了初代火影大人的大宅前。
我礼貌地敲门,得到水户大人的许可之后才进入初代火影大人的房间。
“柱间大人。”我轻轻地呼唤对方,他正闭着眼躺在床上,呼吸平缓,我一时之间也分不清他是不是在睡觉。

“啊……是及川你啊。”我呼唤的对象慢慢睁开双眼,露出和平日无异的爽朗笑容,“又到了治疗的时间了吗?”
我摇头,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本来是,但是这次不同了。柱间大人,通过近半个月的观察,我认为即使是再大幅规模高强度使用医疗忍术对您进行治疗也是在做无用功……”
我顿了一下,悄悄用眼角余光偷瞄着初代火影大人的脸色,不出我所料,他果然书带着鼓励的微笑等着我接下去的话语。
深吸一口气,我继续组织语言:“我认为您的身体十分健康,但是您的伤势却不见好,反而日渐加剧。可以斗胆问一下,您是真心想要自己痊愈的吗?”

他没有立刻回答我,脸上感染力十足的笑容也渐渐淡了下去。
最害怕空气突然沉默。

我缩了缩脖子,明明天气正值盛夏,我却莫名其妙觉得有些冷。
半晌后,倚着白色枕头的初代火影大人叹了口气,笑容不复往日的开朗,反而带着些许无奈,“抱歉,给你们带来困扰了吧。”
这个一直很坚强的男人现在似乎有些脆弱。
“我确实……我认为我不应该活下去。”

“可以告诉我这种想法产生的原因吗?”
我趁胜追击,心下已经认定这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口了,却不曾料到接下来初代火影大人的一句话让我哑口。

他说,“我们一起喝次酒吧。”

一个重伤未愈的病人跟我说要喝酒,换成是平常人我肯定是要捡起我的暴脾气尽情喷洒毒液,好让他清楚什么叫做“遵医嘱”,但是眼前这个看不出丝毫虚弱的男人却不是常人,他首先是一个自由的强者,接着才是我的病人。
我确实犹豫了,也确实在初代火影大人带着期待的目光中败下阵来。
我听见我的声音,有点发抖。
“好。”

快步赶往酒屋,并从中提了几瓶清酒的我冒着生命危险一头扎进半开着的木窗,落地的第一眼就是为我把风的初代目,看见我,他笑着伸出了手。
“您真的确定要喝吗?”我仍不死心地问。

“如果不是你确认我能喝,恐怕也不会帮我买酒吧?”初代目一如既往地回了我一个看似傻气的笑容,请允许我描述其为“傻气”,,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词语能形容了。

就这样,我扭扭捏捏地将酒壶递给了初代目。

说来你可能不信,我本意是想要满足一下初代目大人无理取闹的要求以换取解开秘密的钥匙,却不曾想到某个具有酒鬼属性的男人一拿到酒壶就开始闷声牛饮了起来。

卧槽!
“您您您喝慢点!”
我仿佛破了音,差点惊声尖叫。
可是初代目却罔若未闻,只顾着盯着酒瓶,但是豪饮的速度却慢了下来。
呼——
我松了一口气,不敢放着初代目一个人,也不敢从他手底下抢过酒瓶,只好呆呆地站在床前守着。

“及川。”他突然叫了我一声。
我下意识地点头回应, 却发现他根本没有看向我,所以我只能开口回答,“在。”
“你有……喜欢的人吗?或者说比生命还重要的人?”
他无厘头的问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既然想不明白,我就只有乖乖按字面意思回答问题了,我说道:“算是有吧”
“是个怎么样的人呢?”

怎么样的人?
我可能只有喜欢的人,没有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的人吧,要遇到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人,可能需要很大很大的运气啊。
我如实回答:“我喜欢的人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看到她对我笑就会觉得一瞬间春暖花开,好像什么痛处艰辛都可以抛诸脑后了吧。”
“是吗?”他趁着我想回答的功夫又喝完了一壶酒,我深吸一口气,蛮横地抢走了放在不远处的另一壶。

“柱间大人,您不能再喝了,这是我的份。”
“好好好。”意外的得到了乖巧的回答,我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
他好像是醉了,双眼雾蒙蒙的,充满了沮丧和委屈。
于是我试探性地开口问道:“您醉了吗?”

“醉了?”他摇摇晃晃脑袋,“啊,我是醉了吧。”

?????
妈呀!
误信传闻初代目大人酒量好得一批的我开始后悔起来,但是面对这种已经既定的事实后悔也无济于事。
我哄道:“柱间大人,醉了的话那您躺床上休息一下好不好?”
“不好!”我的话刚说完,就立马被他打断了,“你……你要是失去了你喜欢的人,你会不会,咳咳,你会不会觉得自己应该下去陪他?咳咳咳咳……”他突然咳嗽起来。

“诶。”面对这样的问题,我的内心已经给出了答案,但是我也摸不准他的意思,“您觉得呢?”
“如果,如果他是被我杀死的话,我会下去陪他。黄泉路上,他一个人太孤独了啊。”

杀死????
杀死!!!!
这个敏感的字眼联系到如今千手柱间的状况,心中那句“卧槽”已经快要憋不住了。我左看看右看看,才低压了声音凑近这个不知情的还以为是情场失意的男人:“柱间大人,你说的是那位……那位宇智波吗?”

“是啊。”脸上突然冒出红坨坨的千手柱间突然笑了起来,他接上了我的话,“是啊,是斑啊。”
“你知道吗?我和斑他,是在一条河边认识的。”

???
我不知道你们居然这么会玩,竟然走的是青梅竹马的副本。

在内心吐槽了一会,我就听着眼前这个男人为我科普他和宇智波斑的故事。
一切的起源在南贺加的那条河上,两个因为打水漂认识的敌对家族的少年在互相隐瞒身份的情况下成为了好友,而后又因为背后的家族不得不在战场上对峙。
在千手柱间为主的不断努力下,终于结束了两族混战的局面——千手与宇智波结盟了,两个人幼年时的约定也随着结盟实现了一半。
可惜好景不长,那个人带着九尾叛村,最后还是在终结谷中死于千手柱间的刀下,徒留一个死了心的男人奄奄一息存活在这个世界上。

……

这……这不就是……《罗密○与○丽叶》的火影版吗?!

……

“斑其实是一个温柔的人。”最后,千手柱间下了总结,“很温柔很温柔的人。”

???感觉我们说的不是同一个人。
身为优秀医疗忍者,姓氏为奈良的我当然见过那位在终结谷一站后便被村子列为不可说之人的宇智波斑,但是无论是怎么样我都看不出来他到底是哪点温柔了。

性格温柔?语气温柔?做法温柔?
这三点要是说出去恐怕会被他本家宇智波笑死。

奈何天大地大病人最大,我脑子想再多,这个时候只能顺着千手柱间说话。
“那他对您很重要了?”
“嗯……”他应道,“斑他,可是我的天启啊。”

天启?
虚心好学的我问道:“什么是天启?”
……
一时之间千手柱间沉默了,我怀疑这位位高权重的领导人是在怀疑我的智商。
半刻之后,他回答我:“斑是上天赐予我的启示。”

“那之前您问我有没有比生命还重要的人,想必于您而言,就是他了?”
思及刚刚眼前人所提及的为了和势弱的宇智波结盟不惜拿苦无捅自己一刀,好吧也许是为了和平,我无视了被鄙视若无其事地问。

“他高于我的生命。”

恕我直言,我并不能理解你们这些大人物的心理。
“那您前不久……”
“嗯,我杀了他。”他知道我的未语之言,整个人也低沉了下去,“为了木叶,为了和平。”

……
作为被庇护的村民中的一员,我没有立场对他说出任何话语,我只能叹口气,静静地看着千手柱间。

“斑他很不容易。”他说。
“斑其实很伤心。”他说。
“斑有时候心很软。”他说。

在所有的话语里,“斑”是永恒不变的主题。
而也因此,我认为这个男人没有救了。
因为“斑”已经被他亲手杀死。

“请节哀。”在沉默中我听到了我的声音。

“我想睡一会,及川你也去休息吧。”这个男人疲惫不堪地闭上眼睛,身形有些佝偻,“一切已经过去了。”
不知道是在对谁说,但我想,这可能是他对他自己的自我安慰。

“吱嘎——”突兀的一阵风吹开了半阖着的木窗。

我看了看被风吹开的木窗外的天色,怕是已经接近饭点,“柱间大人,吃点东西再睡吧。”
我拿出下午出门时带上的便当,摆放在初代目大人的面前,他点点头开始动筷。

“沙沙沙——”屋外传来风的声响,我纳闷这时候怎么会有风,便走过去一看,正好与一只乌鸦对上了眼。

“……”
木叶有乌鸦,这是很正常的。但是为什么我感觉眼前这个相当灵性?

想了半天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我回头看到千手柱间已经吃了个七七八八放下筷子,便走过去收拾好小饭桌,准备告辞。
“柱间大人,再见了。”
“啊……”他似乎沉浸在回忆里,突然被我拉回神,“再见了,及川。”

End.

评论(4)
热度(43)

© 鹤山大魔王 | Powered by LOFTER